吃刀子吗,糖味儿的

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

故人昔辞:

自勉。


西红柿精:



0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,给你沙司吃。






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,都是新人文手。哪怕你已经写了50w,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,那你也是新人。

2 你之所以会弃坑,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,但是不知道写什么。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,来,弃坑吧。

3 论大纲的重要性,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,还有什么可写,接下来是什么,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。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、初中、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。

4论大纲的重要性2,不得不承认,人把要...

算计(论沈大美人为什么跪在雨里)

怎么按推荐啊1551大家都品一下这个神仙协作!!

于以玄月:



  • 粮太少了不得不自己产


  • 时间节点是原著结尾,赵云澜等沈巍醒了就离家出走之后。


  • 脑洞来源是番外一以及沈美人跪在雨里那幕。




是特别调查处复工的第一天。然而现在对特调处来说,已经没什么算得上是大案子了。毕竟有昆仑君坐镇,镇魂灯长燃,妖魔鬼怪还能作出多大的乱子来?


窗外乌云蔽日。


原本趴在窗台上的黑猫前爪一蹬跳了下来化成了人形,打了一声响亮...

hhhhh

糖炒栗子:

当他们看见自己的同人作品时……

@光影莫里斯

他长出了翅膀1-3


奥尔公式光向流水账】
1.
“这绝对超越了魔导技术…我不知道怎么形容…简直,太酷了——”
尼禄看上去亢奋极了,他喋喋不休的围着光之战士打转,甚至想伸手上去摸上一摸。相对的,光之战士快尴尬的钻进缝儿里了,他感觉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如果对方不是早已变成友方,他大概已经摸出了斧子。

将他解救出来的,是比较熟悉他的老朋友西德。
“行了,你还不如去和魏吉一起去研究一下新的烧水壶。”西德把角落里的烧水壶塞进尼禄的怀里,确定对方已经好好接住它了之后,把他连人带水壶一起向外推。

“烧水壶??你居然让本大爷这个天才去研究烧水——等一下,这说明这个破烂终于坏了吗?!”

“是的是的,如你所愿它终于坏了。”西德附和着,“新的...

【ff14/ygo混合同人】无题

混合同人预警!!!

叫无题是,想不出名字了。
大概,五章完结

公式光

ff14:奥尔光 尼禄x西德
ygo:暗表 游十 快游 四蔬菜

大概是个【以太水晶因为某些原因(没想)被吸入时空夹缝,被游星捡到之后当做能源开发,产生了波动把光呆吸了过来】的故事
奥尔光会在ygo世界重逢
HE
没有文笔全是ooc
可能会微量打牌
ygo世界是架空的五代同堂,不带新人游作玩,还没看呢(其实是看不懂link弃坑了)

瞎比比还债

1.

“你说栗子球在发光?”
游马抱着打发到一半的奶油从厨房探出脑袋。“白光?蓝光?还是红光?”

“你以为它是霓虹灯吗…”

游城十代把后辈的脑袋按回厨房。“不是所有卡都像希望皇一样会闪瞎狗眼”

九十九游马试图反驳,然而游矢...

【游十游】稻草 [清水,短篇]

[cp为十游十]


[时空设定是过去与未来]


[第一次写这两只,ooc的话请多包涵]


[没有文笔这玩意]




如果他回到了属于他的时代,那么,这段不应该存在的经历会不会就这样消散在时空的夹缝之中?


在不动游星的人生中,本来就没有游城十代的存在。


从改变过去这件事,本身就是一个悖论。


这本该是毫不相干的时空。


不是吗?


...


「好了!游星你看!」


游城十代孩子气的的笑着,身边那棵小树的树干上用钥匙刻画出一个歪歪扭扭的图案。


「可爱吧,是螃蟹哟~」


他笑嘻嘻的指着不动游星的头发说道,「和游星很像呢!」


「但是...

脑洞太大

突然脑补到rose拉着shadow的衣服指着joker说『我要他做我的嫂子』


妈呀今天没法睡了

【全职】身为一名读者,谈谈我不喜欢看见什么样的文章。

落天下:

【】内为新加的内容 02/26/2015 5:21AM 更新【冯主席】


最后,看完留言后我想说的(我知道肯定有许多人看不见):我写这篇感想不是为了指责LO上的写手,我自己也是只写手也知道写文很不容易。我也不是说“我靠你们写的是什么玩意快来按照我说的写不然都是OOC”,我最后强调一遍,这是我身为读者的看法,我只是想让写手们了解,读者(我)看文的时候都在想些什么,想让你们知道,什么样的文章我不会去点喜欢和推荐。请不要因为你自己和我有不同的喜好和看法就说我说的不对,喜好什么的,本来就不分对错吧?最后还有那些表示强烈不赞同啥的,说我偏激主观啥的,废话我写得可是我自己的感想当...

【toothcup】世界尽头的风(3)

独守在野:


3.

母亲告诉他,龙是很聪明的动物,比人聪明的多,他们什么都明白,却什么也不说,你得用心去听,去看,龙都很善良,既善良又笨拙。

Hiccup想起了四年前的冬天,Toothless也同样消失了三天,为了找他的帽子。当所有的龙都找到合适的地点去度过他们的繁殖期的时候,Toothless在找他的帽子,这听起来很可笑,却是事实。那顶失而复得的帽子现在还好好的挂在家里的墙面上,在Snoggletog节的时候用来盛放礼物。

已经是第三天了,他有种预感如果今天Toothless不肯回来,它也许就永远不会回来了。他骑着云中跃把博克岛的每一个地方都找遍了,Toothless...

【toothcup】世界尽头的风(2)

独守在野:


2.

Hiccup长到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依然被班上的同学叫豆芽菜,因为他是在太瘦了,就好像你只需要用一只胳膊的力气就能把他拧断。只有一个朋友没有这样叫过他,没错,就是黑头发绿眼睛看起来挺凶的家伙,大家叫他Toothless,没人知道这是不是他的真名,反正是个怪名字,总之,他是个神秘的家伙。

Toothless会在放学后找Hiccup一起回家,虽然他俩并不在一个学校念书,从Toothless的学校走到Hiccup的学校大概需要一刻钟,Hiccup会在校门口等着,有时也会在教室打会儿游戏,等着Toothless去敲他的窗户,自从他们认识以后就再也没坐过各自的校车回家...

© 迷你型栗子球 | Powered by LOFTER